我心中的人文医学
【我心中的人文医学】怀念陈震老先生
发布时间:2016-12-09    文章来源: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   作者:邹蓓馨  责任编辑:张潇丹  (点击: )

早都想写点儿什么来记录我工作的这几年,可是敲起键盘来有如千金重,可能大抵是懒散吧。朱自清先生说,洗手的时候日子从脸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凝神时日子也从双眸里默默地过去,我的日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去。

2007年6月,我从西安医学院毕业,在西安举目无亲的我终于靠自己的努力,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层层选拔,来到这所高等院校附属的大型综合医院,找工作等诸多事宜总算顺利。

时值同年8月,医院新住院部大楼正式运作,呼吸科也顺利搬迁。我怀着新鲜、欣喜、激动、振奋的心情踏上岗位之旅,起初也时有犯浑,小差错小纰漏不断,所幸自身资质不差更有科室各位老师的谆谆教诲,各项工作渐入佳境。

2008年5月,陈震老先生入住我科。因与他是同乡,所以话就多起来了,知道他祖籍湖北丹江,幼时参加革命,后因工作调动定居于勉县一个水乡小镇。老先生初来住6床,清瘦,精神很好,健谈,人群中远望去并不出众,就是个普通老头儿。在得知确诊肺癌后稍显迟疑即做出决定,自己年岁已高就不做手术了。在我院做过几次氩气刀治疗、放疗,在我科住过18床、21床、25床、33床、38床……可谓是,足迹踏遍我们全科。陈老先生不光对自己的病积极乐观,还时常关心我们工作人员,范婷婷家是哪儿的?上班远不远?王亚芳怎么好一阵没见了?得知她已经辞职离院了,不免又暗自伤神一会,多好的一位姑娘啊。张伟(他的主管一线医师)怎么还没有女朋友?老夫妻俩就发动西安的亲戚给热心张罗着……

2009年我被派到重症监护室RCU学习一年,那时的我各方面工作能力已经有了提高。工作上迎来送往好多病人,迎来一张张痛苦的脸,紧张焦虑的脸,也送别疾病治愈后欢天喜地的张张面孔,更有不幸离世时撕心裂肺的痛哭声。阔别一年后,我又见到了老夫妻俩,老太太一见到我,就拉着我的手说,刚开始还以为我辞职了,后来知道我去了RCU就到2楼来看我,可是进不了门只好作罢。多么朴实的一对老人啊,在医患关系如斯紧张的今天还有这么真挚的感情温暖我们每一位医护人员的心!在频繁听闻全国各地医务工作者惨遭毒手寒冷了医护人员心扉的时候,这样诚挚的感情难道不是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吗?

陈老先生退休前任土地局长一职,可是住院期间却行事低调,很少有工作上的朋友探望,只与老伴互相扶持,守望相助。每次入院都絮絮叨叨说着,又来麻烦你们了,又给杨主任添麻烦了云云。即使自己住院是全额报销也不愿意住单人间双人间,唯一一次住38床也是因为没有普通四人间的缘故。再看看当下的形势,稍微来个某职位的病患,一来就对一大群小护士呼来喝去,铺床、采血、打针、发药、都得他优先都得围着他转。陈老这样光辉高尚的行为难道不值得我们所有,包括社会上的普通民众、学生、农民、官员、医务工作者反思、学习吗?我们在为人处事及与他人相处的时候不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包容他人的心吗?

2010年,我正式接任实习学生带教工作,工作上渐渐成熟稳重,也能为新入科的姐们们起好带头作用。这一年是陈老在我们科治疗的最后一年,老先生已经很微弱了,消瘦的厉害,全身关节疼痛,那天正坐在门诊大口喘气歇息,恰逢杨主任路过,杨主任借来一辆轮椅将其送回病房。一见到我们又絮絮叨叨、絮絮叨叨说着,多谢杨主任,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此反复、如此反复。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一个这样微乎其微的举措,竟让这样一位我党的好干部感动的热泪盈眶!

2011年,我工作第五年,已经越来越多的人称我老师,我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言行举止皆小心谨慎。许久已经没有陈老的消息了,他还好吗?那天下班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这位可敬的老人,电话拨过去是老太太的声音,提起陈震老先生她几度哽咽,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依然感恩这个世界,体能的及其虚弱已经不能支撑他来西安医治了,纵然如此,他还是每天坚持看报纸看新闻。就在那年冬天他在家里的沙发上安静地离去了,没有丝毫痛苦。我不是耶稣论者,但我知道他在天堂过得很好,愿上帝保佑,他在天堂里没有病痛,一切安好……

2012年,我工作第六年,正式晋升护理师,成为科室骨干力量,我们科也早已正式更名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综合实力与六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2015年,我工作第九年,带教工作得心应手,在师生之间也积累了不错的口碑。在杜娟护士长及全病区同仁的共同努力下,我被评为“全院优秀总带教”,这也是我们病区第三次获得相关荣誉。当我登上领奖台的那刻,内心深处除了满满的激动自豪外,更多的是一份果敢坚持的信念与一颗继续前行的心。

2016年,我工作第十年,科室轮转工作继续启动,我再次于重症监护室RCU工作。丰富的临床经验以及遇事处变不惊的专业素质让我很快克服了陌生疏离感,在工作中亦能独当一面,勇于承担危重症及疑难患者的护理,对规培护士的监管工作也能指点一二。在我工作的近十年里,我失望过,也信心十足过,受过委屈也想到过放弃,面对疾病痛苦也无助彷徨过,我在思索,究竟科技发展到今天对减轻病人痛苦提高生存质量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呢?

冰心先生说,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让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冰悲凉。感谢这样的工作岗位,她将我培养成综合实力全面发展的优秀护士,也感谢有这样一位品质高尚的老人在前方指引着,我们将走的更远、更远……

上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学】感动,就在一瞬间

下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院】我心目中的人文医院——产科大家庭

关闭

Copyright(c)2011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陕ICP备12009712号-3号 地址:陕西·西安市雁塔西路277号 邮编:71006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