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人文医学
【我心中的人文医学】——我的医学成长之路
发布时间:2016-11-28    文章来源:精神心理卫生科   作者:薛丹  责任编辑:张潇丹  (点击: )

最早让我触动最大的是面对死亡。记得刚工作时护理过一个尿毒症等待肾脏移植的病人,她说她也十分爱美,现在因为得病皮肤暗淡干黄,头发也快掉光了,看着每天殷切的等待,痛苦的煎熬,我总会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手术完你又会变得美美的了,那时我在她眼中仿佛看到了希望的亮光。终于有一天她等到了手术,术后恢复顺利出院了,我也打心底为她高兴,可是术后一个多月过去了,她又因为肺部感染住院了,这次疾病来势汹汹,越来越重,做治疗时她会牵着我的手说:“小薛,你说我这次是不是不行了,我好想快点好起来回家啊!”我总是安慰她说,会好的、会好的。无情的病魔还是夺去了她的生命,在抢救结束后我也破例让她的女儿进病房来陪陪她,当她的女儿进来说出,妈,我们现在带你回家,我哭得不能自已。阿姨,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您可以做一个健康的人。最后,我和一个跟我同年参加工作的同事为她做尸体料理。我们两个新手都战战兢兢,却又无比敬畏,为她穿好老衣,带好她家人贴心为她准备的假发,送她美美的离开。在后来的工作中,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病人的离去,我也时常在梦中想起这些病人时泪流满面,我也变得越来越害怕面对死亡。我也想不断努力,尽最大能力去帮助、安慰每一个被病痛折磨的患者。“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我也越来越能体会这句话的真谛。

看着患者们被病痛折磨,我也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患者早日康复。2014年我受科室委派,参加了中国人体器官协调员的培训,成为了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在工作中,我走遍了西安、商洛、安康所有县市的二级以上医院。我也曾经和我们的医生因为一个电话,驱车在一车宽荒无人烟的山路上行驶七八个小时。路的一面是山,另一面就是悬崖峭壁,走着走着已经没有了前路。但是我们最终坚持到达了目的地。我的朋友也取笑我为空中飞人,上一个电话我还在西安,下一个电话我就去了商洛、安康,亦或是北京、杭州。我也曾几天不眠不休,等一例移植做完靠着墙都能睡着。我也曾面对捐献者家属的谩骂不解,甚至时刻担心被拳脚相加。我的工作是全年全天无休,24小时随时待命,我觉得亏欠家人太多。但是,每当通过我的努力,成功捐献的肝脏、肾脏、心脏、肺脏、角膜,挽救了许多病人的生命,也让许多患者重见光明,我觉得自己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因为身边的老师和同事都如我这般为患者的健康默默无闻的付出着。每一个医务工作者在步入医学圣殿时都庄严宣誓,献身医学,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学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这就是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中平凡而微不足道的我对医学的理解。

我自豪自己是一名护士,尽管人们对我们有太多的误解,认为治病的是医生,护士就是跑腿打杂的。人们常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护士工作平凡而又伟大,琐碎而又不易,艰辛而又劳苦。她们呵护健康、挽救生命,对待所有病人都一视同仁,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她们用柔弱的肩膀挑起一份女儿、母亲、妻子的重担。她们也在不断学习,加强自身修养,在专业和技术上不断进取,精益求精。

我现在是精神心理卫生科的一名护士,虽然这里的病人特殊,但是没有一个医务人员歧视患者。这里的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尽心竭力,不断坚持,救治患者。作为医者,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的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愿每一个患者都能被治愈,愿医患之间多一些理解,少一些伤害。

上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院】我心目中的人文医院——产科大家庭

下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学】我心中的人文医院

关闭

Copyright(c)2011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陕ICP备12009712号-3号 地址:陕西·西安市雁塔西路277号 邮编:71006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