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人文医学
【我心中个人文医学】我的180度角色换位
发布时间:2016-11-17    文章来源:心血管内科   作者:宫清娥  责任编辑:张潇丹  (点击: )

(一)

由医者成为患者

人常说“春华秋实”,秋天是收获果实的季节,但一向身体健康的我却在中秋团圆之前收到了身体抱恙的噩耗,感受着秋风秋雨愁煞人的秋凉,已经在一附院度过半个多甲子岁月,迎来送往无数病患为己任的我也成了这无数患者中的一员,成了和病人角色换位的践行者,感触良多!

(二)

关于“咱本院的”

我有胃病已若干年了,也看过多次门诊,大夫都建议做胃镜查查,可自恃对医药一知半解的水平,也加杂着一些讳疾忌医的心里,凭着“是本院的”就可以不做检查随时得到专家的口头医嘱买药自服,药一吃症状一好转,把大夫建议做胃镜的话也就就米汤了。直至呕血黑便也没当回事,万幸的是我的同事伙伴们七言八语的苦口婆心的动员我去做检查,和我相处近二十年的老护士长刘老师见到胃镜室的人,心切地请求照顾我这“咱本院的”约好了第二天的胃镜,年轻的肖护士长和与我搭档数十年的好兄弟在繁忙的工作中挤出时间把我这“咱本院的”放在第一个陪着做完胃镜,又马不停蹄的带我去找临床医生,当教授告知我的病情的严重性时,陷入恐惧的我,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倾泻而下,教授亲切地对护士长说:“咱本院的”,去找某教授开住院证吧。无论前途怎样未卜,从此刻起,我开始了每个病人都经历的各种必要的检查,奔波在医院的各个科室,好在我身上贴着“咱本院的”特殊标签,一路绿灯,省去了好多预约排队的麻烦,一两天就做完了普通病人一周才能做完的各种检查,并很快联系好了床位,但我还是被折腾的疲惫不堪,而这也让我及我那些非医者的家人一方面体会到了普通病人看病的艰难,另一方面更真切的见识了医院里各科室医护技的辛苦程度

在查出病的当晚,我的好兄弟还在为我揪心,建议我多找几个专家会会诊,于是打电话约了已下班正在吃晚饭的我院在腹腔肿瘤方面造诣很深的党教授,党主任仔细审阅了我的各项检查,并诚恳地向我讲明病情,力劝我慎做腹腔镜,看我紧张恐惧的样子,还风趣地说,又不是Ca,“咱本院的”自己人,你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从发病到入院的几天时间里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做为“咱本院的”不只是关键时刻的便利比普通病人要容易赢得好多机会,重要的是当你突然被厄运的磨爪轭住喉咙陷入恐惧绝望时会比普通人更容易得到不同专业最有经验最有效及时的救助,包括身体和精神!

高尔基曾有段著名的话:

个人如果但靠自己,如果置身于集体的关系之外,置身于任何团体民众的伟大思想之外,就会变成惰怠的、保守的、与生活发展相敌对的的人。

一附院的人都知道,

相对于地处市中心的二附院,本院人看病的便利度还是很低的,好多人都有同感一附院人与人间的人情味远差于二附院,当一个集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漠然了,人就会把自己游离于集体之外。一个没了温度的集体,一个人人抱怨本院人看病难,人人看病都愁找熟人,人人又都不愿意为本院人付出一点照顾,那人人都会处于没有温情的焦虑中把自己变成刺猬。这样的生活能快乐吗?作为救死扶伤的医院,按道理本院人不应搞特殊,但医院也是独立的集体,怎样让员工有集体归属感,凝聚人心,让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个集体,以最好的心态和体力对病人履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救助,那就要让医院这个集体里的每人自己先存有最好的心态和体力,那么给“咱本院的”在需要时一些照顾和帮助,让他用节约的时间和精力在本职工作中去帮助更多的病患,这中良性的利益互换从另一个角度也诠释了人道主义精神。我这次的就医全靠导管室的领导同事们的鼎力相助,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集体的力量和温暖。而医院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家庭,他让我有事做,有钱挣,让我有了身份的归属感,虽然也诸多不尽人意,平时也少不了抱怨,甚至骂娘,但关键时刻他就像父母拯救孩子一样给我们激励和帮助,给你浓浓的情义,请珍惜“咱本院的”这个标签,难保什么时候他会救了你,正如我刚经历过的。在此一并感谢帮助我、牵挂我、还有在百忙中探望和鼓励我的各位领导、所有亲爱的同事伙伴们!

(三)

关于医患

当生命受到疾病的威胁时,莫有谁能做到视死如归的淡定的,恐惧、焦虑会把人逼到无处可逃的角落,仰天追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君不见多少病人或家属都会问大夫同一个问题:大夫,为啥我会得这病呢?为啥?人吃五谷,生百病,天地万物有多少现象是人类无法解释的迷。

还是熟悉的医院,只是我穿的不是每天都穿的蓝色或绿色的手术衣,而换上了黑白条相间的病号服,我是XX床的病人了,说实话我都觉得我不是从前的我了,窗外是天晴天阴刮风下雨,是艳阳高照还是雾霾迷蒙,都提不起我的兴趣,院里的花草树木再娇艳我也不认为是多美的风景。

负责给我治疗的是我们肿瘤医院党成学院长带领的团队,我们是熟人,还沾点亲,因为他夫人是我们心内科田刚主任,他是我们科的女婿,所以嘛,我还是能得到好多福利的,当然党主任精湛的医术和田主任尽心竭力的关照才是我精神最大的安慰剂。我很快做了手术,阿弥陀佛,手术一切顺利,我恢复的相当好,只是右鼻孔里那条小拇指粗细的胃管和粉条般的肠营养管,要经过咽喉、食管到达胃肠,随呼吸不时地刺激着鼻黏膜和咽喉,加之禁食禁水,整个上呼吸道就像暴晒在沙漠中干裂难忍,不输液的时候我就不停的在楼道理踱步已分散那难忍的不适,在床上挂液体的时候,我会盯着输液壶里药水一滴一滴的淌下,想着得病的前后过程,想着我担心的结果会怎样,想累了就望着天花板发呆,生活突然间简单到了只有输液,走路,等结果,我被病魔囚禁在焦虑、痛苦、不安的情绪中,无力挣扎。在解除禁饮食之前,等到那一声屁响成为我每一天最大的盼头,“放屁都是香的”这句话对于做过腹部手术的病人来说是再正确不过的。

党主任的病人特别多,手术也经常加班到夜里很晚,几位助手都是博士毕业的高材生,分别负责完成主任查房后的医嘱和患者术后的处理,常常夜里十一二点了还在医办室忙碌着,从他们的工作状态和对病人的态度上,言语间时时都散发出极高的职业素养,比电影上那些大夫的镜头帅呆了。病房里的护士统一的白色卡腰小西服配白色九分裤,月牙型的护士帽罩在宋美龄式钗暨盘好的头发上,不停地穿梭于各个病房,给这昏沉的病房徒添了一抹亮丽的风景。医生、护士,病号一切都显得那么地和谐有序。可就在我术后的第三天晚上,由于我的失眠打破了和谐,事情发生在凌晨一点多,我的嗓子火烧火撩的疼,鼻子里的管子顶着鼻顶,随着呼吸有节奏的刺疼着我,不争气的鼻涕在鼻饲管的刺激下不停地流着,搅得本就爱失眠的我,不但睡不着,坐,鼻涕往胸前顺流,睡,鼻涕往喉咙倒流,那难受劲儿比重庆渣滓洞给鼻子灌辣椒水的酷刑还难受,实在忍不住了,我让护士叫醒了值班大夫,我梨花带雨地告诉了我的痛苦,希望大夫能给我打针安定,让我尽快睡着别再受这痛苦的折磨,大夫站在楼道上连走近我都不愿意,极不耐烦地对我说,那是鼻子插管引起的,不能吃安眠药,吩咐护士给我把鼻饲管转转,留下失望痛苦的我转身回去睡觉了。那一刻那大夫对我的不耐烦与冷漠让我本就因病而自感低人一等的情绪瞬间爆顶,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陪床的小侄女扶我默默地回到病房,泪水和着鼻涕形成的泥巴糊满了脸,坐难受睡亦难受,我又走出病房,像个鬼魅在过道里不停的走着,体会着生不如死的感受,我不停地来回走着,从凌晨两点多走到到早晨七点,见到家里人,我彻底崩溃了,家人见此情景听完我的哭诉,连忙去找值班大夫,并报出了“咱本院的”,这回“咱本院的”这尚方宝剑失灵了,那大夫仍然极不情愿磨磨唧唧的来到我的病房,大夫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我的家属爆出了一句“怪不得病人要打大夫”的恶语,并奔向主任办公室把早到的主任找来病房,我泣不成声的像党主任陈诉我的遭遇,党主任却温和地打断我的话,急切地想知道我现在怎么样,我说了我的痛苦,党主任又温和地笑笑说,做完手术插鼻管的病人都是这样的,要不难受就只有拔了胃管,可你还不能拔,你昨天太兴奋话说的太多了,留下一句口头医嘱“少说话”背着手就走了,嘿,本来是给主任告状想着让主任教训这小子,主任却像个温和的山姆大叔,我心里不知怎的突然却泛起一丝莫名浅笑,情绪立马就平复了下来,可住院医不停地道歉又让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内疚,何必为一点小事为难年轻人。听了主任的话觉得小伙子昨晚那样处理也没错,对病人难受的要死要活的症状,对大夫来说这只是术后必经过程,除了忍,大夫没有什么能做的,只是年轻的大夫没经验,想不到站在病人的角度去给病人以心理上的疏导,就容易激怒病人脆弱的神经。不得不佩服党主任,大咖就是大咖,可爱的山姆大叔!

所以社会应该普及大众的医学常识,多做正面引导,人体和自然界一样还有好多神秘复杂的东西和神奇的现象是我们目前无法解决的难题,医生不是神、不可能包治百病,医生和患者只是同一战壕里携手打败病魔的战友,而且每个医生都会把治病当成一件艺术品来完成,谁愿意他的作品出现瑕疵。面对莫测的疾病,也许,就如得病由不了你、好多医疗意外也不是医生能控制的,

有时候人于大自然显得非常的苍白无力,就如孙悟空纵有七十二变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

通过这件事我看清了一些现象,一个人一旦被医生告知得了严重的病,心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除了焦虑、不安,他们会认为自己已不是正常人了,潜意识里会对自己的病人角色进行加权,变得敏感多疑,脆弱极端,仅存的尊严就是他们的底线,做为他们最信赖,最依赖,最有希望帮他们解除病痛的大夫,千万不要让病人感受到你对他的不屑和冷漠,否则,一件小小的事情就可以击垮他的精神,也许一瞬间就会做出极端的事来,法律上有激情杀人的词语,我想好多伤医事件也许就是激情伤医吧,医者无法提高患者的素养让病人来更多的理解大夫,但我们可以提高自己的素养,多给病人一些关怀,如果医者都能深悟“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的哲理,我想医患矛盾会降低很多。

请各位亲们以我为戒,有病及时就医,养良好的生活习惯,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上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学】人文情怀

下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学】有爱的大家庭

关闭

Copyright(c)2011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陕ICP备12009712号-3号 地址:陕西·西安市雁塔西路277号 邮编:71006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