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人文医学
【我心中的人文医学】回忆住院医师24小时负责制
发布时间:2016-11-15    文章来源:血液内科   作者:侯抗日  责任编辑:张潇丹  (点击: )

1958年狂热的年代我考入了原西安医学院第二十五期医疗系本科。在校五年,经历了教育革命,勤工俭学,劳动锻炼,度过了三年的困难时期。1963年毕业留校分配到了第一附属医院。毕业时我国的经济状况已有好转,我们20多位同学于当年9月正式进到一附院。首先参加了两周的劳动锻炼,到病房当清洁工或者到后勤部门参加修路,挖地沟等。其后我等八人分到内科教研室。上岗前医院的领导和人事部门给我们做了指示和要求,即到医院后先做一年助理住院医师,协助上级医师做好一线临床诊疗工作,未婚者,5年内不得结婚,一年后,经考查考试合格才可转正为住院医师,不合格,将被淘汰,或调离。一个月的工资48.5元,而且,要按三基三严要求,三基即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基本技术操作。三严即严格的要求,严肃的态度,严谨的工作作风。就这样,我们进入了各自的岗位,内科当时有4个病区,第一,三,十,十五病区,到各自的病区,每人分管8张床位的患者。在上级医师指导下,要求对每一位新入院患者必须24小时内完成系统大病历的书写以及相关的检查项目的申请和病程记录等。当时大病区都有实习医师的小实验室,可做一般常规检验,对我们要求是八个患者,血尿粪常规化验和一些胸腹穿刺液及腰穿脑脊液的常规也要自己做,其他像静脉穿刺,输液等也要熟练掌握。当时每个病区都有一个高年资的住院总医师,住在病区天天与我们在一起,所以我们除了吃饭,晚上睡觉,几乎都在病房忙个不停。一年后经考察我们都过了关,成了住院医师,月工资59.5元了。

1964年,我院号称西北老大的综合性教学医院,在当时任我院党委书记兼院长张铝重的倡导下,为了提高医院的声誉和知名度,以及医院的管理及医教研水平,赶超先进,向北京协和医院,湖南湘雅医院等国内的著名医院学习,在我院率先实行住院医师24小时负责制,首先由内,外,妇产三大科室实行。即将实行科室的各年资住院医师集中管理,集中住宿,当时内外科各年资住院医师大概60多名,专门腾出了原住院大楼的六病区,内外科的住院大夫都搬住到这个病区,大房间六到八人,中房间四人,小房间两人,病区设有专用电话和一个接听电话的清洁工人,每周六天都必须住在集体宿舍,就是家在本院或附近的同志也不能在家住宿,只有每周六下午6点到周日下午6点可以回家,其他时间都得随叫随到,自己所管的病人负责到底。病区的住院总医师,负责病区的事物,会诊,管理实习学生等,平时病区不配值班的医生,有了特别的事或危重病人,才请示轮流值班的主治医师或主任。周六和周日配值班医生。集体住宿期间,谁也别想随便离开医院,活动范围只是病房,宿舍,食堂用饭和图书馆。院长还亲自经常的巡查,谁也不能违反纪律,但对我们也非常关心,改善住宿和环境条件,那时日光灯还未普及,专门给我们住宿的集体宿舍全都安上了日光灯,让我们安心工作,好好学习。所以我们除了管好自己病人的临床诊疗,就是认真拼命的看书学习,有的同志把一本厚厚的《实用内科学》看了个遍,书内画了多少红道道蓝道道,就说明看了多少遍,大家都很用功,你追我赶,只怕被别人落后,感觉比当学生还辛苦,但谁也没有怨言。每周只有一个周日单休日,但要求在休息日,还应看一下病人,才能放心的踏实的休息放松一下,那时就没有个休息日旅游观光的概念,大家都是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地搞好自己的临床诊疗工作和认真的看书学习,提高自己的知识理论和业务水平。

1964年,下半年国家开展了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称四清运动,陕西由长安县试点,声势浩大,据说组成了几千人的社教工作团。我校六四级留一附属医院的20多位同志,末进医院大部分已抽调参加了社教运动,到1965年,国家又抓突出政治,我们的政治学习加强了,原每周三下午的政治学习时间已嫌不够,到65年的下半年,每周五下午的业务学术活动时间也被迫取消,改为政治学习时间。学习的内容是结合国内外形势,学习布置的文件和报纸上的重要文章进行阅读,讨论,我们都忙于繁杂紧张的临床医疗工作,但政治学习可不能放松,65年底到66年初报章电台的重要文章越来越多,后来更有点名的大批判文章,且连篇累牍地发表,政治空气越来越浓,“山雨欲来风满楼”,看来将有更大的政治运动爆发在即。

1966年6月,北京大学聂X X的一张大字报经电台报纸一播发,立即刮起了全国性的文化大革命风暴。记得有一天,我们早上到食堂用餐,刚进入家属区二门,一眼就看到了当时家属区一排排平房的墙壁上贴满了醒目的大字报,“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等等,有的还点了我我们一些专家的名,分明是批判的大字报,看到了这些,我们也无人议论。病区早交班,病区医护人员都到齐了,但当时有在病区实习的同学所来无几,说是他们写了一夜的大字报。职工们都兢兢业业的,有序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但后来有的同学干脆不来了,停课闹革命了,这时病区的老医师可能有因家庭成分出身等问题,有的就背上了思想包袱而小心谨慎地工作着。

运动发展很快,不多天家属区院落大字报就贴满了墙头,学校及医院的一些领导及老专家等也“榜上有名”了,受到了无端的指责和批判,因为运动来得突然,谁也不知如何是好,医院仍按上级指示不断的抽调人员参加社教医疗队,上山采药,劳动锻炼等,其后的67年,68年,又执行6.26指示,将医疗卫生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要下放1/3人员到农村基层,我院都按要求执行了。医院的医护工作人员减少了,但临床医疗工作,还得正常进行。且66年后,大专院校招生停止,大中学生都停课闹革命了,工作人员的减少,不得有新的人员补充,到67年24小时负责制的医生们家在本院的或在附近的都搬回家住了,只留下了家不在医院或附近的单身医师仍留在病区宿舍,就这样,住院医师24小时负责制无声无息的散伙消失了,这就是24小时负责制的始末。

其后,当然就恢复了以前的值班制了。文革期间,医院医护人员减少了,但留下的都是兢兢业业的坚守岗位搞好本职工作,就是在文革最乱的67--68年,我院的医疗工作和秩序均未受到大的影响。

住院医师24小时负责制的始末,距今已近半个世纪,几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们这些经过24小时负责制的医生们,在当年三基三严的要求下,培养出来的,在其后的工作中都是基本功扎实,技术过硬,理论基础雄厚。认真负责热情服务的态度和高尚的医德作风深受患者的爱戴和尊敬,我院在文革后,尤其在近30多年来各方面都得到了长足飞跃式的发展,医院规模扩大,设置齐全,人才济济,旧貌换新颜,医,教,研及管理水平在西北地区乃至全国已居先进行列。作为医院的老职工深感骄傲和鼓舞,在建院60周年之际,愿我院在新的形势下各方面的发展更上一层楼。

上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学】有爱的大家庭

下一条:【我心中的人文医学】疾病无情 人间有爱——记神经外科一封特殊的感谢信

关闭

Copyright(c)2011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陕ICP备12009712号-3号 地址:陕西·西安市雁塔西路277号 邮编:71006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