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教学
我在产科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3-08-09   文章来源:护理部   责任编辑:  (点击: )

正式进入操作实习,是被分在了产科,前两周在产科病房,最后一周到产房,在期待与忐忑中开始,在习惯与不舍中结束。
   记得第一天上班,是从上午11:00到下午6:00,傻傻地10:30就到了科室,等着带教老师的出现,生怕迟到。那天,差不多一直跟着老师的后边,跟着她去查看病房,跟着她去换液体,跟着她去打针:就像一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孩子,被突然带出去看世界,好奇地四处瞧的时候,手肯定紧紧攥着身旁的大人。那个时候,我更多地是在看,在听,也在想。最开始被放手做的,就是给病人换液体,兴致勃勃地端上一个盘,耳边每每留下的就是老师的那句“记得叫名字”。
   接下来,休息了两天,就开始了连续4天的夜班,两个大夜,然后两个小夜。除了高考完那天熬了一次通宵,这是我第一次上夜班,也是全班第一个上夜班的。也许是刚进入临床的兴奋劲,又也许是有事情做,做事情的时候有话说,所以,上班的当儿,竟然没有一点困的意思,尽管两个大夜的前半晌没有睡觉,尽管小夜也是到2:00才睡觉。倒是早上下班以后,饱餐一顿,开始美美地睡开了,等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毕竟我向来是一个很爱睡懒觉的人。
   第一周,大部分时候,是晚上活动,白天睡觉,就这样过去了,从最开始的小学徒做起,开始自己做一些简单的操作,虽然大部分时候,仍是换液体,至少动作麻利了很多,至少排气泡什么的都会了,至少已经跟老师熟了很多,至少跟病房里的有些人也有些熟悉起来。
   第二周,一切都开始熟悉起来,在老师的悉心安排下,抽了第一次血,做了第一次皮试,扎了第一次针,那天上午,扎了六针,每针都进去了,心里很是美滋滋地,虽然在老师们看来这已经是最简单的操作了,可自己总想着多做一些,所以每每在自己的班次上闲下来的时候,就会转悠着帮着别的组做点事,因为喜欢那种忙碌的感觉。
   在一个地方,呆的时候长了,就会舍不得了。舍不得我的带教老师,喜欢她的娃娃脸,喜欢她叫我“梅梅”,因为她,让我觉得在科室我总是有一个依靠,让我觉得因为她在科室很好,我也要努力表现好,为她长脸。舍不得病房里的人,我喜欢跑到她们跟前,问候一下大人,或是小孩。有些,我是看着她们挺着肚子进来的,然后看着她们一家抱着孩子幸福地离开。产科,多少不像普通病房,这里有痛苦,更多的是痛苦之后的幸福,这样的幸福,让我也有幸福的感觉。
   再有不舍,还得收拾好,到了下一站,产房。现在,自然分娩在临床上已经越来越少了,所以,甚至有些担心,在自己上班的那几天,会碰不上生孩子的。毕竟,这是我所不曾见的。还好,第一天上班早上,就看到了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从凌晨3:00多准备接生,到早上8:00多终于完全出来了,被我刚好撞见,那是一个全身皱巴巴的,染满滑滑胎脂的小孩,捣鼓了老半天,才终于放开地哭了,看到大人,下面血流得一塌糊涂,不过,在她脸上,仍看到了努力之后的喜悦。
   之后在产房,也见到了不止一个生娃的,偶尔能帮上一个小忙,依然觉得很开心。渐渐懂得,原来,生孩子就是这样的,十月怀胎,已属不易,最艰难的就是到了临产,那时的疼痛,想要松劲,又绝对不能放弃,因为孩子的一切,全得靠妈妈了。妈妈的指望,全在孩子以后了。
   第一站的实习,马上要走向尾声了,从这里,我走出了临床实习的第一步,也开始真真正正地体验临床。已为局中人,又似为局外人,跳出来,看看自己做得够不够好,然后,融进去,以做得更好。我知道,实习的步子才开始迈开,毕竟终也是有些经验的人了,挥挥手,向这段日子说声再见,然后怀着感激的心,开始下一站旅程。

文章作者:交大护理系实习生 冯梅

上一条:护理临床带教老师交流学习会

下一条:当梦想开始实现 ——护理部岗前培训有感

关闭

Copyright(c)2011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陕ICP备12009712号-3号 地址:陕西·西安市雁塔西路277号 邮编:71006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部